没有全民“反添加”,就不会有全民 “大健康”

2021-04-06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文/魏晓东

每年一年一度的全国糖酒会在成都又要召开了,回想起2016年,杏汾酒业在糖酒会上与《新食品》杂志社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华养生酒文化高峰论坛与2017年成都糖酒会上举办的首届反食品添加剂联盟论坛,以及18年反添联盟(上海)论坛,19年反添联盟(北京)论坛,还有大大小小的几十次论坛,可以说是感慨万千,悲喜交加。

 

从开始在发起成立中国反食品添加剂联盟的那一刻起,不知有多少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有的惊讶,有的质疑,有的愤怒,甚至还有恐吓……不管怎样,该做的还要做,该来的一定会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相信当浮尘落地的时候,一定会重现光明。

 

不记得有多少次,在不同场合无数次有人质疑我,“添加剂也能反?”,食品怎么能离得开添加剂?我只能耐心的给大家解释,当年我们家母亲做的西红柿酱,每次都要做一年的用量,里面有添加剂吗?没有!那你说食品没有添加剂能行吗?能行。也有人问我,你反食品添加剂,你每天吃饭不放油盐酱醋能吃吗?我说不能,我只能解释说,油盐酱醋是食品,不是食品“添加剂”,我们吃的油是食用油,盐是食盐,酱油是熬制酱油,醋是食醋,都是食品,里面如果放了防腐剂,增稠剂,鸡精味精等等调味剂,那才是添加剂。还有人问我,你反添加剂,你不吃馒头面包吗?没有小苏打怎么做馒头面包?我反问到,你每天吃的馒头与面包里,吃到小苏打在里面了吗?没有。那就对了,因为小苏打已经转化为二氧化碳挥发掉了,它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后已经不存在了,好比我们喝红酒要醒酒一样,让二氧化硫挥发掉一样,这些化学物质是帮助食品成型与保鲜的,不能称之为食品“添加剂”,它们是食品“助成剂”。而那些用来防腐的苯甲酸钠、用来增色的苏丹红、用来增味的各种各样的化学香精香料,才是我们要反对的“添加剂”。

 

 

经历了无数次的质疑与彷徨,我更加坚定了“反添加”的决心与信心,因为食品添加剂的法律漏洞太多太大,食品添加剂的过量使用与滥用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已经给全民健康带来严重挑战,已经导致无数人出现三高、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肿瘤癌症等等疾病,无数儿童患有肥胖症、自闭症、尿毒症,白血病等等疾病,这些无辜的孩子,可都是祖国的花朵,我们的未来,我们怎么能够容忍一日三餐中的食品添加剂祸害我们的儿童。

 

 

从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事件,到苏丹红与瘦肉精事件,从茅台酒鬼酒塑化剂事件,无不折射出食品“反添加的紧迫性与迫切性,食品“添加剂”正在成为全民大健康的敌人,一方面是食品添加剂的大量使用与滥用,一方面是大力发展医药与医院,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搞医疗救治,出现本末倒置的局面,给人民的生命财产与国家的长治久安带来严重危害,与全民大健康背道而驰,食品“反添加”正在成为全民共识。

 

 

“没有添加,就没有伤害”。无论是转基因还是农药化肥,植物动物生长素与激素都应该大规模减少其使用量,使用科学的方法解决。而食品添加剂的过量使用与滥用,更是反科学与反人类的行为,应该受到全社会的谴责与法律的制裁,不管是食品添加剂的研发者,还是食品添加剂的生产者,不管是食品添加剂的推广者还是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者,都应该扪心自问,你们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与家人天天吃这些添加剂吗?为什么在香港,在日本,德国等等发达国家的医院里空空如也,而我们的医院了人潮拥挤,到底为什么?难道我们还不懂得“病从口入”的道理吗?

 

 

反添联盟的执着与坚持,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与支持,特别是《中国食品》杂志社,中国质量报,央视7频道等等媒体的大力报道,同时中国质量万里行与反添联盟正在联合制定中国小产区无添加食品标准,“反添加”逐步赢的了越来越多国家相关部门的认可与支持。

 

 

特别感谢人民网慕课法学院及食安专家张观发教授,已经古稀之年的他仍然关心中国食品安全问题,联合《中国食品报》《中国食品安全报》以及食安联盟(企业丿共同发起反添加论坛,主编出版《食品安全与民法典》。他说:我老了但余生之年,能为国家,为人民作这一事足矣。

 

 

在追寻真理与捍卫正义的道路上,充满了曲折与危险,只要我们灵魂不死,中国就有希望,呐喊只是为了唤醒,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从食品“反添加”开始……

 

中国反食品添加剂联盟(宣)

2021.03.30